您的位置 > 首页 > 科技新闻 > 新闻正文

连花蜜都带毒的夹竹桃,凭什么能在南方“烂大街”

2013年,泉州市东湖动物园传来噩耗,当年还有“百度神兽”遗风的羊驼被游客喂死了,死的是3只羊驼中最小的一只,气得一些市民对着未知的凶手空喊“草泥马”。

来源:SME科技故事

2013年,泉州市东湖动物园传来噩耗,当年还有“百度神兽”遗风的羊驼被游客喂死了,死的是3只羊驼中最小的一只,气得一些市民对着未知的凶手空喊“草泥马”。

非当事驼 非当事驼

经兽医检测,导致小羊驼口吐白沫死亡的应该是围栏旁的夹竹桃,可能是游客不知道它的毒性,又不遵守规定随意投喂导致的。几天之后,还有一只小熊猫也同样因为进食夹竹桃死亡。

如果你读完了这则短新闻还心存疑虑,要么是你压根不知道夹竹桃这种植物,或者不知道夹竹桃有毒,要么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毒的植物会随处可见。

夹竹桃有多毒?如果单论有效毒性物质的毒性,夹竹桃可能排不上号,但是因为夹竹桃全身上下都有毒又被广泛作为行道树种植,称它为生活中最致命的植物其实并不为过。

夹竹桃苷(也称欧夹竹桃苷)是夹竹桃最主要的有毒成分,它是一种强心苷类物质,主要作用于消化系统和心血管系统,摄入过量会导致呕吐,心脏收缩变强变慢,心传导阻滞最终停止跳动。

这种物质主要存在于夹竹桃的汁液中,所以夹竹桃的根、茎、叶,甚至花和燃烧后的产物都具有毒性,可以说是防不胜防,而且关于夹竹桃致死的离奇案件不管在中国还是欧美都流传甚广。

梵高笔下的夹竹桃,绘于1888年 梵高笔下的夹竹桃,绘于1888年

上个世纪中叶,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流传过一个故事:童子军野外露宿,就近砍下了一些夹竹桃树枝生火串着棉花糖/热狗/肉烧烤,第二天他们全部都死了。

经过考证,这个童子军故事没有提供任何可查的地点和事件,很可能是一个都市传说,不过野外夹竹桃致死的传说的确由来已久。一本1853年出版的书里提到:1809年,法国军队在西班牙马德里附近作战,一些士兵发动了对平民的掠夺,抢来了一切物品和粮食。一名士兵有了一个致命的想法,他把西班牙常见的夹竹桃树枝削尖串着肉烧烤,12名吃了烧烤的士兵有7人死亡,5人病危。

这些传说都有“军队”“夹竹桃”“烧烤”“死亡”这样的关键词,可见人们对夹竹桃的恐惧。不过有毒理学研究按照传说的描述进行实验,夹竹桃树枝串起的食物所含毒素远低于人体的承受极限,理论上并不会引起死亡,也有燃烧夹竹桃产生的有毒烟雾协同作用的影响,但或许被呛死比毒死的概率更大。

不过,在中国却有靠谱的记录,香港就发生过做菜煮粥过程中使用夹竹桃树枝导致死亡的案例,台湾也有发生过使用夹竹桃树枝当筷子而中毒的案例,怀疑是夹竹桃品种所含毒素量有比较大的差异。

然而,不作死也不一定就不会中招。夹竹桃在南方非常常见,一年中有半年都在开花,可能会吸引附近的野蜂采蜜,如果贪甜猎蜜就有可能吃到有毒的野蜂蜜。但一般夹竹桃都在城市内种植,被野蜂光顾的可能性还是稍微低一些的,野蜂最爱的有毒蜜源还是卫矛科下的雷公藤等植物。总之,不仅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路边的野蜜也不要舔,舔到最后,病房挂水。

毒归毒,那也是人家夹竹桃的谋生手段啊,不管是常见的生物碱、萜类化合物,还是夹竹桃含有的苷类,都是植物进化出来的化学防御手段,你若不骚它就人畜不扰。

但总有人要搞事情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。只可惜最后留下的没有英勇,只有坏名。

在美国夹竹桃经常出现在院子里 在美国夹竹桃经常出现在院子里

第一类人是忠实的民间医学拥趸。在一篇关于有关常见植物中毒的研究论文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,25岁的女儿患有间歇性精神病,常年未得到较好正规的治疗,病情反反复复,她的父亲听信别人介绍的偏方,将25片新鲜夹竹桃叶片捣碎加温开水制成汤汁大概100多毫升,女儿喝下汤汁20分钟后出现恶心呕吐等典型的夹竹桃苷中毒症状,但并没有得到及时救治,4个半小时之后就死亡了。

无独有偶,1998年江西于都县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案件。某间歇性精神病患者的父亲请无证医生张某给儿子看病,张某用100多片新鲜夹竹桃叶切碎煎水给患者服用,最后这个祖传的夹竹桃治精神病的方法同样也害死了31岁的患者。

不仅仅是服用夹竹桃会中毒,外敷同样会致死。虽然夹竹桃苷在医学上的确能用于治疗一些疾病,但用量是一定是需要严格控制的,祖传偏方不消灭精神病,只带走精神病人。

凶手Angelina Rodriguez还被指控谋杀了自己13个月大的女儿 凶手Angelina Rodriguez还被指控谋杀了自己13个月大的女儿

喂人夹竹桃,不是蠢就是坏。2000年,美国加州妇女安吉丽娜与丈夫不合,但又觊觎丈夫身上高额的人寿保险,于是心生歹意计划谋杀亲夫。她先后使用煤气、夹竹桃、防冻液多次尝试谋杀,夹竹桃茶苦味明显,仅仅让她丈夫中毒但不足以致死,最后她在佳得乐里加防冻液(乙二醇,有甜味),骗丈夫能缓解中毒的不适,最终完成了谋杀。

当然,如果主角不是人的话,倒是有个例外。大名鼎鼎的夹竹桃天蛾,就是幼虫有两个明显假眼斑,时不时就被刷“酷似钢铁侠”烂梗的那种昆虫。

夹竹桃天蛾的幼虫与成虫 夹竹桃天蛾的幼虫与成虫

夹竹桃天蛾是少有能以夹竹桃为食的生物,不仅能耐受夹竹桃的毒性,连自己也是浑身带毒,抱上夹竹桃这个大腿,没虫抢饭恰也没鸟敢恰它。也不知道它眼色给谁看,怕不是“眼假毒威”吧。

讲了那么多案例,大家应该对夹竹桃的威力有一定的了解了,虽然夹竹桃苷不如蓖麻毒素在致死量上那么夸张,但因为它随处可见又整株都带毒,在网上流传的各种剧毒植物top榜单里经常和蓖麻、毒芹、颠茄打得难解难分。

其实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这些随处可见的夹竹桃到底哪来的?

夹竹桃原产于伊朗、印度、尼泊尔、阿富汗等地区,说白了并不是中国原生的物种,它的毒性那么强,为什么我们还要引进甚至广泛种植呢?这不是引狼入室吗?

据记载,夹竹桃最早在唐代从印度传入中原,因为中原的气候太冷,无法广泛种植,只在南方作为一种小众的观赏植物,起初只有音译名,在清朝才因为它“花似桃,叶似竹”而有了夹竹桃这个名字。

至于后来怎么成为了城市常见的行道树就是工业革命之后的事了。随着世界各地都大搞工业,城市污染也越来越严重,但绿化也是刚需,于是一大批环境耐性超强的植物就被选为新的绿化用树,夹竹桃在对抗污染方面可以算是王中王了。

二战的尾声,当广岛被原子弹夷平后,人们以为几十年内这里都会寸草不生,结果就在第二年春天,夹竹桃就在核爆中心1公里内的花园里率先发芽,给广岛的受灾市民带来希望。此后,夹竹桃花因为见证了灾后的重建,也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希望之花,当之无愧地被人们选为市花。

故事是有些感人的,但是实际上夹竹桃在中国算是彻底的“工具树”,因为它几乎除了不耐寒之外,什么都不怕。耐干旱耐盐碱就不说了,它还抗烟雾、抗灰尘、抗油污,因为夹竹桃的叶片表面覆盖有较厚的蜡质层,普通的污染根本没有压力,而且人家还能抗酸雨。

夹竹桃标志性的叶片 夹竹桃标志性的叶片

工业城市污染大,我夹竹桃不仅不怕还能帮你净化。下酸雨,夹竹桃能吸收二氧化硫,甚至二氧化碳、氟化氢、氯气能扛住。重金属污染,砷、镉、铬、铜、铅、镍、锌、汞一起上,Ⅲ期垃圾土里夹竹桃不仅能活得不错,还能慢慢改善污染。水体富营养,无土水培的夹竹桃能吸收氮、磷元素,净水能力也不错。

所以如果你看到某个城市的绿化带种了很多夹竹桃,说明这座城市当前或曾经污染比较严重,不过只要夹竹桃在,总归对环境是件好事。事实上,能吸收污染物的绿化树种有很多,夹竹桃的单项能力不算最强,只能说综合实力不俗,可是最厉害的是夹竹桃在这样的前提下还有不错的观赏价值,在温暖的南方甚至一年四季都能开花,花期长还好看。

盛开的夹竹桃林还是非常有意境的 盛开的夹竹桃林还是非常有意境的

正所谓能力愈大责任愈大,夹竹桃有一身的本事却只能经常被种在马路边啊,工业园区绿化带啊,臭水潭啊,垃圾填埋场等等……

在中国,夹竹桃还有一项特殊任务——灭螺。夹竹桃的水浸液对杀灭钉螺有奇效,冠绝其他所有常见的植物,比化学药物更环保。甚至不使用夹竹桃的水浸液,光是种植在指定区域就能杀灭和抑制钉螺的存活,是控制血吸虫病的全新方法。

其实夹竹桃不仅自己优秀,夹竹桃科下的其他兄弟也有些名气,比如鸡蛋花、长春花。

最后说回夹竹桃的毒吧,其实它没有那么可怕。夹竹桃的汁液味苦,连动物也很少发生误食,只有混在其他食物中才可能吃下,只要你不迷信什么祖传偏方,夹竹桃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你有亲密接触。

事实上城市里的夹竹桃不需要浇水不需要施肥,它就静静地在那里,用山一般的坚韧对抗着恶劣的城市环境,从生到死没有一丝波澜。

除非遇上“钢铁侠”……

动物园游客喂食夹竹桃叶 毒死羊驼和小熊猫. 东南网-海峡都市报, 2013年02月27日.

David Mikkelson. Oleander Poisoning: Did a troop of Boy Scouts die after roasting hot dogs on oleander branches? Snopes. 31 July 2011.

钟继荣.夹竹桃中毒死亡1例[J].法医学杂志,1998(04):235.

翟金晓. 雷公藤、夹竹桃及常见有毒生物碱的中毒、检测及评价研究[D].苏州大学,2015.

方访. 夹竹桃叶化学成分的研究[D].安徽农业大学,2013.

郑亚杰,刘秀斌,彭晓英,王峻,金秀娥,吴晓翠,曾建国. 我国有毒蜜源植物及毒性[J]. 蜜蜂杂志,2019,39(02):1-8.

She killed 4th husband with ‘oleander tea,’ antifreeze-laced Gatorade, and she’s still sentenced to death. The San Gabriel Valley Tribune. February 20, 2014 at 6:01 pm | UPDATED: August 30, 2017 at 7:52 am.

雷玉兰,林仲桂. 夹竹桃天蛾的生物学特性[J]. 昆虫知识,2010,47(05):918-922+1028.

Melissa Petruzzello. 7 of the World’s Deadliest Plants. Encyclopedia Britannica. 

王辰.夹竹桃: 摇摇儿女花, 挺挺君子操. 博物,2009年第10期.

テツ. 第12回:キョウチクトウは希望と勇気の花. プレミアムフラワーの花コラム. 2018.8.1.

秦登,唐旭栋,钟晴,等. 5种木本植物对富营养化水体的净化效果[J].浙江农业科学, 2016, 57 (8): 1429-1431. 

孙亚琴. 模拟酸雨对夹竹桃生理特性的影响研究[D].四川农业大学,2010.

徐敏. 上海地区垃圾填埋场木本绿化植物筛选及适应性研究[D].华东师范大学,2011.

王万贤,杨毅,王宏,张勇,舒丽慧,张佳磊,侯金华. 夹竹桃对钉螺的毒杀作用及机理研究[J]. 水生生物学报,2007(03):448-452.

杨毅,柯文山,王万贤,马安宁,陈全胜. 夹竹桃灭钉螺效果初报[J]. 应用生态学报,2000(06):959-960.

胡兴宜,唐万鹏,张玲,荣新军. 夹竹桃等七种植物野外栽培灭螺效果的试验研究[J]. 湖北林业科技,2012(05):7-9.

本文标题: 连花蜜都带毒的夹竹桃,凭什么能在南方“烂大街” 新闻转载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baxw.com/tech/952671.html

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